离思🌸

这里离思√
长风风和流霜霜吹√
背景来自我家画手长风风
一个爱写小甜文的辣鸡写手√ 绑定画手@万里长风风风风风 长风风 她超级无敌可爱我超喜欢她!!!她超级棒!!!❤
磕曦澄权引追凌only√其它cp会写但是少 会写亲情向友情向
真的不扩我家画手吗?她可爱死了❤
不过是我家的xd离思今天也要练习文笔

【曦澄】相念

*是同一个内容啦,分为几段故事
*字数4000+
*结局HE
*建议边听《两相负》边看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【予卿诗】
蓝曦臣坐于寒室内,提笔在纸上写着一首诗。诗赋被反复裁剪,写了不知多少次,蓝曦臣才满意,站起身走向窗边。外边一片柳色,任谁看了心情都会好些。屋外青叶飘入屋,掉落在诗纸上,
这首诗,是写给你的。



















【琴声悲】
每一夜,寒室内都会传来琴声,也不管“云深不知处夜半不可练琴”这条家规了,蓝启仁自知无用,只是天天叹气,终究是执念太深。蓝曦臣每晚都弹着琴,念着相思诀,只是因为思念心上人。蓝忘机问:“兄长,为何夜夜弹此曲?”蓝曦臣笑了笑:“好听。”忘机,你不懂,这首歌是晚吟唱给我听的。
那日去莲花坞,蓝曦臣和江澄坐在莲花池边谈话。清风过,风中似乎带着点淡淡的莲花香,江澄止住了话题,看向莲花池,朵朵莲花绽放,处处好风景。江澄忽然低低地唱起了小曲,蓝曦臣只觉得他唱的很好听。曲毕,蓝曦臣问道:“此曲甚是好听,曲名是甚?”江澄沉思了会,道:“无名,词曲是我阿姐作的,不如你帮我取一个?”蓝曦臣笑道:“好。”蓝曦臣回忆着曲子的词,道:“不如叫‘相念’如何?词里表达了两个人对对方的思念,互相思念,就叫这个罢?”江澄道:“相念……的确很好,好名字,就这个了。”

依旧在莲花坞,江澄别过头,耳根全红,支支吾吾道:“蓝涣……我……”蓝曦臣上前去抱住了他,道:“我心悦晚吟已久,晚吟可否和我结为伴侣?”江澄轻声应道:“嗯。”梦回莲花坞,见心悦之人,知道不可能再相见,所以蓝曦臣加紧了抱着江澄的力度,“这个梦……再久点就好了。”江澄伸手环住他腰,道:“蓝涣你真奇怪……”
梦就是梦,终究有会醒的时候,上天不如蓝曦臣的意,这梦醒了,不知心悦人何时才会再入梦中。蓝曦臣想,可以的话,他愿意睡一辈子,在梦中再和爱人相遇,粗茶淡饭,远离世间,在一个小山林里建个木屋,两个人,一壶酒,过一辈子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【起誓言】
“蓝涣,既然你我已成道侣,那你答应我些事情。”
“好,晚吟你说便是。”
“若是有一天我死了,你别念着我,忘了我,然后找个好姑娘传宗接代。”蓝曦臣脸色变了变,道:“这我不能答应,而且晚吟要陪我一生一世。”江澄忽然就笑了:“好,陪你一生一世”
可知,谁先违背了誓言?




















【雪悲凉】
蓝曦臣闭关许久终于是出了寒室,外面已是一片白色。蓝曦臣往手上呼了口气,拉紧了厚厚的披风,真冷,却不及心冷。以往的雪天,那个三毒圣手都会卸下伪装,抱着蓝曦臣这个大太阳取暖,有时候可以黏一整天,蓝曦臣也在极力控制自己:天气冷,不能要晚吟太多次,会染上风寒。
蓝曦臣觉得,冬天的江澄特别的可爱。
回过神来,蓝曦臣睫毛上已经落了点雪,染成了白色,睫毛轻颤,把雪抖落下来,勾唇笑了笑,轻声道:“雪真美,晚吟,你看到了吗?”虽说是笑,却笑得牵强,因为深知那人已经不会再陪自己看雪了。
世间烟花灿烂,你却不能再陪我看。蓝曦臣轻唱着“相念”,唱着唱着,停了下来,轻笑,晚吟,这首“相念”,是表达两个人对对方的思念,晚吟可想我了?“泽芜君怎么哭了?”蓝思追问道。刚经过这里就看到泽芜君站在雪中流泪,不禁有些担心。我……哭了?蓝曦臣摸着脸,真的摸到了水,道:“无事,只是风大罢了。”蓝思追信了,道:“那泽芜君早点进去罢,别染上风寒。”蓝曦臣点点头,转身回屋。
晚吟,我果然还是忘不了你,果然还是好想你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【情未变】
十年过去了,蓝家小辈们也已经成熟,蓝曦臣觉得自己老了些,但岁月并没有在他脸上留下很明显痕迹。十年来,蓝曦臣明知江澄不会收到信,但还是坚持着,和当年问灵十三载的蓝忘机一样执着,不愧是兄弟。世人皆道蓝忘机问灵十三载,殊不知蓝曦臣也等了三毒圣手十余载,可是不同的是,三毒圣手是永远不会回来的了。蓝曦臣提笔在信纸上书写着:晚吟,十年了,十年来,我每日都在想你,信也写了许多封,虽然知道你不可能收到,但我还是希望你能看到。小辈们也长大了,金凌成为了一个好宗主,没有辜负你的期望,莲花坞也好,一切都好,只是你不在,我不太好。不用担心我不爱你了,每日我都比前一日想你,越想你,越爱你。十年了,我对你的情一直未变。

















【心死时】
江澄死亡之时,便是蓝曦臣心死时。记得那日清谈会,各大家主聚集在一起谈论,谈着谈着突然有人专门给蓝曦臣递上了酒,江澄感到丝丝不对劲,他们明知道蓝家人一杯倒为什么还要上酒?而且第一个就给蓝曦臣喝?越想越不对劲,江澄夺过酒,道:“蓝家人酒量不好,由我代喝了。”然后一口喝入。林氏的老狐狸宗主林旭笑了,没搞定蓝宗主,搞定个三毒圣手也不错。喝完后,江澄跟没事人一样继续谈话。时间慢慢过去,痛感在五脏六腑内蔓延开来,是揪心的痛。江澄痛到额上全是密密麻麻的冷汗,蓝曦臣注意到了江澄的不对劲,急了,道:“晚吟?晚吟?怎么了?”江澄攥紧蓝曦臣的衣袖,道:“酒里面有毒。”其它宗主也发觉江澄的不对劲,纷纷问候:“江宗主?江宗主你怎么了?”“江宗主你没事吧?”江澄没理会他们,对蓝曦臣道:“此毒无解,不必费力了,离开前我想对你说多点话。”“蓝曦臣,我这辈子算是栽你手上了。”江澄忽然就笑了:“但是我不悔。蓝曦臣,我在奈何桥边等你……”感受到江澄的身体逐渐冰冷,蓝曦臣紧紧抱着江澄,想用自己的体温让他的身体再温暖起来,但只是徒劳无功。蓝曦臣眼泪止不住地掉下,搂着江澄的尸体无声掉泪,周围的宗主也跟着哭了起来,“江宗主他其实是个很好的人啊,平日也帮过我们很多忙……”“是啊是啊,虽然江宗主看起来很凶,但是他真的是个好人。”“唉,可怜了泽芜君啊,相爱的人不能伴一辈子。”“是啊是啊。”蓝曦臣想到了重要的事,抬起头,眼神凌厉,视线锁着林旭,把江澄给别人扶着先,朔月出鞘,剑锋已抵在林旭脖间。蓝曦臣声音不是往日温和的声音,而是像蓝忘机那种清冷的声音,问道:“为何要害我?”“哈哈哈哈,杀了你,我们林家就能崛起了!不过没想到这三毒圣手这么傻,明明察觉不对劲却还是替你喝了那杯酒,真是情深啊。不过杀了这云梦唯一的继承人,云梦以后就不存在了,也不错哈哈哈哈!”蓝曦臣听不下去了,剑一划,鲜血从脖间喷涌而出,林旭死时的表情是狰狞的笑,真是卑鄙小人,宗主们唾弃道。蓝曦臣擦干净朔月上的血,抱起了江澄,对其它宗主道:“散了吧。”然后离去。其他人厌恶地看着林旭的尸体,臭骂道:“真是恶心。”然后纷纷离去。
蓝曦臣把江澄抱回了云深不知处,魏无羡看到蓝曦臣抱着江澄回来,笑道:“大哥,清谈会结束了?师妹他该不会醉了吧?”见蓝曦臣并没有笑,眼神中还带着丝悲伤,收了笑容,问:“大哥……江澄他怎么了?”“被人毒害了。”魏无羡一下子冷下脸来,问:“谁干的?”“林旭,在酒里下毒,晚吟替我喝掉了那酒……”“死了吗?”“死了。”魏无羡轻笑:“大哥,我想把他做成走尸,人不人鬼不鬼,不得入轮回。”蓝曦臣轻声道:“你怎样都便好……”魏无羡点点头,拉着蓝忘机一起去清谈会那里找林旭的尸体。蓝曦臣派人通知了金凌,没一会金凌就急匆匆地赶到云深不知处,着急地问:“泽芜君?我舅舅他怎么了?”“走了。”金凌在金家就听说了,是林旭那小人害的,咬咬唇,走到江澄棺材前,看到那张熟悉的脸,还是忍不住掉下了眼泪,“舅舅……你怎么那么快就走了呢……是不是阿凌不听话?那阿凌改。舅舅,阿凌会努力当好宗主的,你醒醒好不好?阿凌保证听话。”金凌哽咽着,不知哭了多久,眼睛都红了,声音也有点沙哑,对蓝曦臣道:“泽芜君,我先走了……还有些事情要处理。”蓝曦臣点点头:“去吧,小心点。”
江澄死后,各家族都来追悼,那些往日被照顾过的家族,哭的甚是厉害,金凌哭到眼睛都红肿得厉害。蓝曦臣抚摸着江澄的脸,晚吟你看,这么多人都因为你死而难过,你和我说过,你要是死了,葬礼会很冷清,但是,其实很多人都很喜欢你。快要封棺了,蓝曦臣在江澄额上一吻,晚吟,奈何桥边再会了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【共亡】
听说云梦一带出了个魔物,毒性很是厉害,很难除去。蓝曦臣一听说,就执意要去,小辈们都劝他不要去,但蓝曦臣的决定谁也更改不了,他道:“云梦是晚吟的家,我不能让那物毁了去。”小辈们听的心有点酸,三毒圣手已经死了二十多年了啊……蓝曦臣跟着一群人去到毒物出没地,没一会就引来了魔物。魔物很巨大,约一丈高(大约四米多),长得甚是可怕。小辈们担心道:“泽芜君……你可以吗?要不你回姑苏吧,真的很危险。”蓝曦臣还是摇头,小辈们叹了口气,只好答应了。一行人提剑攻击着魔物,几番下来,彻底激怒了魔物。见情况不对劲,蓝曦臣喝到:“快走!它要释放毒气了!此毒无解!”其余人听了,纷纷跑走,见蓝曦臣是不可能走的了,只好让他小心,然后跑远。魔物放出毒气,一丈内都是毒,蓝曦臣不可避免地吸入了一点毒气,刚吸入,身体的五脏六腑开始微微痛了起来,要早点解决了……忍着阵痛,蓝曦臣终于注意到了魔物的弱点,拿起朔月狠狠刺入那处,魔物一下子倒地了。心脏传来的痛感越来越强,蓝曦臣视线也有些模糊,这毒性真强,蓝曦臣想。他握紧了江澄给他的银铃,笑了,轻声道:“晚吟,我来找你了。”
小辈们见没动静了,便折回去看看情况,魔物已除,宗主却死了,手中还紧紧握着江澄的银铃,不禁哭了出来,往日那个温柔待人的蓝曦臣已经不在了。魏无羡听说后,也是悲痛至极,对小辈们道:“把你们泽芜君和江澄葬一起吧……”毕竟他们两个是多么相爱啊。小辈们点点头,准备进行封馆,魏无羡无声地说:大哥,江澄,奈何桥再见,下辈子若再相见,你们一定要白头偕老。



















【相逢奈何桥】
蓝曦臣走在地府中,跟着鬼使去奈何桥准备转世投胎。快到奈何桥时,蓝曦臣远远地看到一紫衣男子和孟婆交谈着,心颤动起来,大跨步地走去,然后把江澄揽入怀里。“你来了。”江澄说道。蓝曦臣点点头,江澄又道:“我以为还会等更久,没想到二十多年就等到你了,说吧,怎么死的?”“除云梦毒物。”江澄轻笑:“那我们都不欠谁的了,我护你生命,你护我家乡。”蓝曦臣点头,亲吻他的发丝。过了会,江澄对孟婆道:“阿婆,谢谢你和我聊这么多年,我等的人也等到了,我先走了。”孟婆慈祥地笑着:“去吧孩子,我应该谢谢你陪阿婆聊这么久,祝你们两个下辈子再见。”江澄点点头,和蓝曦臣十指相扣,走过奈何桥。孟婆还是笑着,对不远处看着一切的月老道:“老月,你懂的。”月老无奈地笑笑:“老孟说的我自然答应,可是为何?跪着求下辈子再见的痴情人不够多吗?”孟婆叹气,道:“那孩子和我聊过的,我刚才也听过了,他们两个都是为对方死的,那孩子等了他二十多年,他们都痴情的没话说,我挺喜欢和那孩子聊的,其实他是个温柔的孩子,就是不善表达,你给他们牵牵红线,反正不累,算是给那孩子的谢礼了,很久没人陪我这个老婆婆聊聊了。”月老道:“的确痴情。”然后把他们两个的转世牵上红线,孟婆笑道:
“痴情人啊,愿你们下辈子白头偕老,别再如此苦了。”

正在更文xd更完删,玻璃渣注意,别掉粉了【碎碎念】

我果然还是喜欢做沙雕表情包

你们要的问卷_(:з」∠)_

不知道有没有人陪我填双人问卷_(:з」∠)_

【冰秋】茧里蛾:番外(上)

沈老师太可爱了qwq

沈老师在地上砍的沟子:

1000fo点梗,大冰小沈,配合茧里蛾食用更加


2年之后:27岁冰+10岁沈


这篇只是正常带孩子






    æ­£æœˆåå…­ï¼Œé•‡å­ä¸Šæ–°æ¥äº†ä¸¤ä¸ªäººã€‚其中一个看上去二三十岁的模样,背着柄用封条缠得结结实实的长剑,长得俊逸却满脸煞气,周身冰冷冷的好似有一层黑气缠绕。而另一个是个十岁左右的孩子,个头小小的才到腰那么高,穿着个青色的小棉袄,白白净净小脸裹在厚厚的裘绒里,看上去像个娇生惯养的富家小少爷。




    è¿™ä¸¤äººçœ‹ä¸ŠåŽ»æ—¢ä¸åƒçˆ¶å­ï¼Œä¹Ÿä¸åƒå…„弟,新春佳节又飘零他乡,难免引起镇上居民的怀疑,险些有人把那男人当人贩子报了官,但看那孩子对他亲切信任的模样,才勉强打消了顾虑。




    å¦‚今算来已有两年有余。




    å½“时那孩子小小的,光溜溜的一团,洛冰河衣服一裹,便将那小人儿揣在怀里离开了白露山。




    æ´›å†°æ²³ä¸€çœ¼å°±èƒ½ç¡®è®¤ï¼Œé‚£çš„确是沈清秋,只是对方什么都不记得,没有一点之前的记忆。但洛冰河已经满足了,他从未奢求过对方能回到自己身边,如今能有从来一次的机会,简直是上天的恩赐。




    åˆšå¼€å§‹å°å­©ä»€ä¹ˆéƒ½ä¸æ‡‚,懵懂的像张白纸,走路都要绊跟头。也许是因为雏鸟情结,偏偏喜欢黏在他身边。




    ç„¶è€ŒçŽ°åœ¨â€¦â€¦




    å°æ¸…秋在前面跑得飞快。之前二人一直策马同游,途径之地大多八百里不见一处人烟,如今好不容易进了镇子,这十岁的孩子就如同出了笼子的小麻雀,欢腾地到处乱跑,随便什么摊子上的新奇玩意都能吸引他的目光。洛冰河跟在后面,生怕一不留神他就跑丢了。




    è¿œè¿œåœ°åªè§æ²ˆæ¸…秋的脚步慢了下来,洛冰河几步走上前去,温声道:“怎么了?”




    â€œå“¥å“¥ï¼Œæˆ‘累了……”小清秋回身拉住他的手,噘着嘴嘟哝道,“脚好酸。”




    æ´›å†°æ²³ä¼šæ„ï¼Œå¼¯è…°å“„道:“要不要我抱。”




    é‚£å­©å­ä¸€åŒçœ¼é¡¿æ—¶å°±äº®äº†ï¼Œé£žå¿«åœ°ç‚¹ç‚¹å¤´ï¼Œé«˜é«˜ä¸¾èµ·åŒæ‰‹ï¼Œè¸®èµ·è„šæ‚住他的脖子。洛冰河顺势托住他的腰胯,将他抱到怀里。




    â€œç´¯çš„话就跑慢点。”洛冰河轻轻拍了拍他的屁股,“绊倒了怎么办。”




    å°æ¸…秋仰起脸,哼道:“才不会,我都十岁了!”




    â€œåå²äº†ï¼Ÿâ€æ´›å†°æ²³ç¬‘道,“十岁还要人抱啊。”




    é‚£å­©å­åé©³ä¸äº†ï¼Œè€³å°–都憋得发红,干脆把脸往洛冰河胸口一埋,做缩头鸵鸟状。




    è€³è¾¹å°è´©å«å–声阵阵,洛冰河瞥见路边一个卖蜜饯的小摊,挑子木盘上插着一溜红艳艳的糖葫芦。洛冰河用余光看了眼小清秋,果然那孩子盯着那糖果的眼睛都在发光,视线都恨不得黏在上面。




    é‚£å°è´©çœ‹æ´›å†°æ²³ä¸€å‰¯æ±Ÿæ¹–打扮,煞气逼人,可怀里又抱着个粉雕玉琢的小孩,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应对。洛冰河早就习惯了周围人对自己的异样反应,神态自若地掏出几枚铜钱,道:“来一串山楂一串橘子的,糖多些。”




    å°è´©å°†æ©˜å­çš„用米纸包起来,装在纸袋里,再同山楂的一同递过去。如对方所要求的,糖风甩了老长,晶莹剔透包裹在一颗颗圆润红艳的山楂果上。




    å°å­©è¿«ä¸åŠå¾…地接过那串卖相极好的冰糖葫芦,拿到手又立刻变得珍惜起来,小心翼翼探出舌尖在糖衣上舔了舔。




    â€œå¥½åƒå—?”




    â€œå—¯ï¼å¥½ç”œçš„!”




    ç„¶è€Œæ²¡è¿‡ä¸€ä¼šï¼Œé‚£å­©å­å°±åæ‚”了,看着那根糖葫芦发愁。




    â€œæ€Žä¹ˆäº†ï¼Ÿâ€




    æ´›å†°æ²³å›žå¤´çœ‹åŽ»ï¼Œåªè§é‚£æ ¹ç³–葫芦的糖衣已经被吃得干干净净,只剩下一串光溜溜的山楂。顶端的那颗被吃了一半,剩下的都一点没动。




    â€œé…¸ã€‚”小孩瘪了瘪嘴,一副委屈的神色,将糖葫芦递了过来。




    æ´›å†°æ²³æŒ‘挑眉,凑过去将那剩下的半颗咬下。




    æ²¡æœ‰ç³–衣,山楂的酸甜味十分明显,浓郁地弥漫在口腔里,但绝对不至于酸得不能吃。




    æ´›å†°æ²³å¹äº†å£æ°”,早有准备地从纸袋里取出了那串橘子的,递给他道:“这串可不能只吃糖了。”




    â€œæ´›å“¥å“¥æœ€å¥½å•¦ï¼â€




    å¯¹æ–¹æ¬¢å‘¼ç€æŽ¥è¿‡é‚£ä¸²é»„澄澄的糖葫芦。甜滋滋的橘子很明显更合小孩子的心意,他吃了一口便笑得眯起了眼睛,露出了小猫般餍足的神色。




    æ´›å†°æ²³ç”¨æŒ‡å°–抹去他嘴角的糖渣,不怀好意道:“还酸吗?不好吃我就拿走啦。”




    é‚£å­©å­å˜´å·´éƒ½è¢«æ©˜å­å¡žæ»¡äº†ï¼Œå«ç³Šä¸æ¸…地呜呜两声,飞快地摇了摇头,生怕他将这串抢了去。




    æ´›å†°æ²³è§çŠ¶ä¹Ÿä¸å†é€—他,抱着小孩继续寻找可以落脚的客栈,然而没过一会,就觉得那只小手拽了拽自己的衣襟。他低头看去,只见沈清秋举着那竹签递了过来,上面还留着两颗橘子。




    å°å­©ç¥žè‰²è®¤çœŸé“:“这个好吃,给你尝尝。”




    å³ä¾¿æ˜¯åå²çš„孩子,也懂得把好东西分给自己喜欢的人了。




    â€¦â€¦




    ç­‰ä»–们在客栈歇脚,天色渐暗,街上夜市却也热闹起来。边陲小镇没有都城那样的宵禁,又逢新年,街上上元盛景还没过去,从二楼凭栏望去,一片灯火通明。




    æ²ˆæ¸…秋也被这幅热闹景象吸引了,等洛冰河让他洗漱睡觉,他却闹了起来。洛冰河刚给他掖好被角,正欲离去,那孩子却拉住他的袖子,央求道:“洛哥哥,我想去夜市。”




    æ´›å†°æ²³æŠŠé‚£å°æ‰‹å¡žå›žè¢«å­é‡Œï¼Œæ‘‡å¤´å¦å†³ï¼šâ€œä¸è¡Œã€‚”




    â€œå¯æ˜¯è·Ÿæˆ‘一边大的都在外边玩。”小清秋嘟起了嘴,委屈道,“我也想去嘛……”




    â€œçŽ°åœ¨å¤ªæ™šäº†ï¼Œå¿«åŽ»ç¡ã€‚” æ´›å†°æ²³æ¯«ä¸é€€è®©ã€‚




    é‚£å­©å­è§æ’’娇不成,把被子一掀,扑过来拖着声音耍赖道:“可我不困,一点都不困啊!洛哥哥,好哥哥,你就让我去嘛——”




    æ´›å†°æ²³å¤´å¤§äº†ã€‚




    æ£‰è¢«æ‰æˆä¸€å›¢ï¼Œè¢«è¹¬æ¥è¸¹åŽ»è¸¢åˆ°äº†åºŠåº•ä¸‹ã€‚沈清秋的里衣蹭得老高,露出大半雪白的肚皮,跟个树懒似的手脚并用黏在洛冰河身上,眼神坚定,煞有一副“不答应我别想走的架势”。




    æ´›å†°æ²³å¯æƒ³åœ¨æ²ˆæ¸…秋身上栓跟绳,随时牵在身边,可仅仅过了两年,这十岁的小孩就已经不受他控制了。能耍赖,能顶嘴,不会再完全听他的话。洛冰河也不知道什么时候,沈清秋就会长大,跟其他同龄的孩子一样有自己的朋友,然后和自己越来越疏远……




    è¿™æ˜¯ä¸€ä¸ªå­©å­æˆé•¿æ‰€ç»åŽ†çš„必然过程,但却是洛冰河无法忍受的。每每想到这里,他就觉得烦躁不堪,太阳穴突突发痛。




    â€œâ€¦â€¦æ´›å“¥å“¥ï¼Ÿâ€




    æ´›å†°æ²³çŒ›ç„¶ä¸€æœºçµï¼Œä½Žå¤´çœ‹åŽ»ï¼Œåªè§æ²ˆæ¸…秋看着自己,眼中满是担忧,完全没有了刚才撒泼耍赖的架势。




    â€œä½ æ²¡äº‹å§â€¦â€¦â€å°å­©å—«åš…道,眼神闪躲,“是我惹你生气了吗?”




    â€œæ²¡æœ‰ã€‚”洛冰河闭上眼,强压下心中那股暴戾,伸手轻柔地摸了摸那孩子的发顶,“……不许玩太晚。”




    â€œçœŸçš„吗?”沈清秋生怕他反悔一般,在他脸上吧唧亲了一口,就跳下床去,“最喜欢哥哥了!”




    æ´›å†°æ²³ç”¨æ£‰è¢„给沈清秋裹得严严实实,几乎包成了一个棉球才带他出门。




    å¤œå¸‚热闹得很,即便是这种小村镇夜市张灯结彩,树头漫挂红纱,灯火光烛天地,上元节的欢庆仍未结束。




    å°æ¸…秋举着个兔儿灯,去找灯会上其他的孩子玩耍,可那些小孩对他这个锦衣华服的外来者心怀抵触,自然是不带他玩的。即便有心大的孩子尝试与他接触,都被站在后面的洛冰河一记眼刀给瞪了回去。




    å‡ ä¸ªå°å­©è¢«è¿™å‡¶ç¥žæ¶ç…žçš„男人吓得哇哇大哭,顿时跑得没影了。




    æ²ˆæ¸…秋吃了同龄人的闭门羹,迷迷糊糊也不懂为什么,就悻悻地回到了洛冰河身边,完全不知道那人正是罪魁祸首。




    æ´›å†°æ²³ç‰µç€ä»–的手。那只手小小的,凉凉的,葱白的指尖被冻得有些发红,包裹在他粗糙而宽大的手掌里。




    â€œå“¥å“¥ï¼Œå“¥å“¥ï¼â€è¿™æ—¶ï¼Œåªè§‰å¾—那孩子拉了拉他的袖子,“我想要那个!”




    æ´›å†°æ²³é¡ºç€ä»–的手指望去,只见一个吹糖的摊铺前围满了人。棕黄的饴糖捏成动物或小人的样式,晶亮怡人。洛冰河心中寻思这孩子是不是吃太多糖了,可看着小清秋一副眼巴巴的模样,终究还是再次心软了,答应道:“我去买,你不要乱跑。”




    æ‘Šå­å‰çš„人真是不少,大多都是带着孩子的父母,洛冰河等了半天才挤到前面去,叫那糖人师傅吹了个蝴蝶形状的。他将那来之不易的糖人高高举在手里,生怕被周围的人群碰掉了,然而等回头望去,却不见沈清秋的身影。




    å¤œå¸‚依旧人声鼎沸,眼前鱼龙流转,灯火恍惚。洛冰河飞快地环顾四周,却未在人群之中发现那小小的青色身影。




    â€œæ²ˆæ¸…秋!”他大喊,周围路人纷纷侧目,却无人应答。




    æ´›å†°æ²³é¡¿è§‰ææƒ§å¦‚一盆冷水从头泼到脚底,将他从里到外渗透得冰凉。




    ä»–去哪了?跑掉了吗,还是被人拐走了?!




    æ´›å†°æ²³æ»¡å¿ƒæ„¤æ€’和懊悔,将手中的苇杆嘎巴捏成两截。




    â€”—刚刚不该回头的,不该松手,也许根本不该带他出来……




    å°±åœ¨è¿™æ—¶ï¼Œåªå¬è¿œæ–¹ä¸€é˜µé”£é¼“喧腾。远远隐约只见街道那头搭着个戏台,洪亮的乐曲声穿透了集市的嘈杂,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。




    â€œèµ°ï¼ŒåŽ»çœ‹çœ‹ï¼â€




    å‡ ä¸ªå°å­©ä»Žä»–身边跑过,撞了下他的腿。洛冰河猛然惊醒,看着些孩童消失在人群之中,遂寻声走向那方向走去。




    é‚£çš®å½±æˆåœ¨æ‘镇的边缘,原本寂静的近郊锣鼓升天,一片黑暗中唯有那高高的戏台被几盏大红灯笼照亮。




    ç™½è‰²å¸·å¹•åŽçƒ›å½±æ‘‡æ›³ï¼Œå…¶ä¸­ä¸€ä¸ªçš®å½±äººæŠ«ç€èŠ±å† å‡é¢é»„道袍,竟是那黄衣甲子的打扮,而另一个则身着青衫,头戴斗笠,不是沈清秋又是谁?




    é‚£åŽ¢æˆç­çš„人敲锣叫喊:“走过路过的各位看官!修雅剑智斗黄蛾教,花月城大火泯恩仇!真人真事不要错过!”




    é‚£ä¸¤ä¸ªçš®å½±å°äººåœ¨çƒ›å…‰ç…§æ˜ ä¸‹æ‰“得不可开交,紧密的锣鼓点伴随着观众的叫好喝彩声一浪高过一浪。




    äººç¾¤ä¹‹ä¸­ï¼Œæ´›å†°æ²³éšçº¦çœ‹åˆ°ä¸€æŠ¹é’色,却又转瞬即逝,急忙拨开人群走了过去。




    ç»ˆäºŽï¼Œä»–在戏台侧面的角落里看到了沈清秋的身影。那孩子本来正神情专注地看着台上的皮影戏,然而身边却站了两个人。




    åŽé¢çš„是个贼眉鼠眼的老头,背着个个头不小的麻袋。前面是个中年妇女,拿着袋蜜饯正递过去,诱惑道:“小娃子,想不想要个皮影人,跟我去后台看看?”




    å°æ¸…秋被她的话吸引了,可又对生人心有胆怯,犹豫着不敢接那颗糖果。那老头有些急躁了,伸手就去拉他。




    æ´›å†°æ²³å†²ä¸Šå‰åŽ»ï¼Œä¸€è„šæ­£è¸¢åœ¨è€å¤´çš„胸口,将他踹出去老远。沈清秋吓得一愣,回过头就看到洛冰河满面阴沉地站在跟前。




    é‚£å¥³äººæƒŠå«ä¸€å£°ï¼Œé€€åŽä¸¤æ­¥å–Šé“:“你怎么打人?!”




    å››å‘¨ä¼—人的目光顿时看向了这边。




    è€å¤´èººåœ¨åœ°ä¸Šï¼Œå£ä¸­å“Žå“Žå‘¦å‘¦ã€‚女人见洛冰河也不像那孩子的家人,立刻往地上一坐卖惨哭喊道:“我来带我家娃娃回家,你一脚就把我公公踹倒,没天理啦!”




    ç„¶è€Œé‚£è€å¤´çš„麻袋落在地上,敞开的口里露出的是一截麻绳。




    æ´›å†°æ²³çš„眼睛立刻红了,浑身的怒气几乎能化为实质,伸手便握上了背后的剑柄。周围的群众一阵惊呼,就连皮影戏台的表演都终止了,帷幕后面的人探出脑袋,畏惧地打量着这边的情况。




    é‚£å¦‡äººæ‰çŸ¥é“今日踢到了铁板,顿时吓得不敢说话了。




    å¿ƒé­”封条破裂,明晃晃的剑锋出鞘半寸。然而就在洛冰河几乎要爆发的时候,一只微凉的小手握拉了他。




    â€œå“¥å“¥â€¦â€¦â€æ²ˆæ¸…秋勾着他的手指,小心翼翼地试探道,“我们回去吧……”




    æ´›å†°æ²³å›žå¤´çœ‹äº†ä»–一眼,眼神赤红,一张脸阴沉的能滴水。沈清秋从未见过他这般恐怖的神色,瞪大了眼睛,一张小脸都吓得惨白,但仍强撑着恐惧,哆哆嗦嗦地拉着他的手。




    æ´›å†°æ²³æ·±å¸ä¸€å£æ°”,眼中红光逐渐褪去,看向那对男女,从唇间冰冷冷地挤出一字:“滚。”




    é‚£ä¸¤äººç«‹åˆ»è¿žæ»šå¸¦çˆ¬çš„逃跑了。




    æ´›å†°æ²³è½¬èº«ï¼Œå¼ºç¡¬åœ°æ‹‰ç€æ²ˆæ¸…秋的胳膊,大步流星地转身离去,一路上一言不发。




    æ²ˆæ¸…秋跟不上他的步伐,只觉得手腕被捏得生疼,可看他那幅强压着怒气的模样也不敢言语,一路小跑都还被拖得踉踉跄跄。




    ç­‰ç»ˆäºŽå›žåˆ°äº†å®¢æ ˆï¼Œæ´›å†°æ²³å°†é—¨é‡é‡ä¸€ç”©ï¼ŒéšåŽæŠŠå¿ƒé­”剑从背上摘下,哐啷一声扔在地上。




    æ²ˆæ¸…秋知道自己犯了错,低着头不敢看他的目光。




    æ´›å†°æ²³ååˆ°åºŠä¸Šï¼Œæ²‰é»˜åŠæ™Œï¼Œæ²‰ç€å£°éŸ³å¼€å£é“:“你知道哪里错了吗?”




    â€œæˆ‘,我……我不该乱跑。”那小孩揉着自己的衣角,小声嗫嚅道。




    â€œä½ çŸ¥é“那两个是什么人吗?知道他们怎么对待走丢的小孩吗?!”




    æ´›å†°æ²³æ˜Žæ˜¾æ€’气未消,或者说比刚才在外面的模样更要危险,像是强行将全部的愤怒压抑在一个密封的容器里,随时都有可能爆发。




    â€œâ€¦â€¦è¿‡æ¥ã€‚”




    æ²ˆæ¸…秋整个人瑟缩了一下,一小步一小步地挪了过来。




    æ´›å†°æ²³çœ‹ä»–这幅畏惧的模样,只觉得怒火更胜,一把将这孩子摁倒,让他趴在自己腿上,随后便将他的裤子扒了下来。




    æ²ˆæ¸…秋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,眼前一阵天旋地转,就只觉得屁股一凉。他急忙回过头,只见洛冰河摁住他的腰,高高举起了手




    â€œå“¥å“¥â€”—啊!”




    ä»–那略带惊恐的一句话还没叫出口,就只听啪的一声脆响。沈清秋瞪大了眼,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,密密麻麻的刺痛便弥漫在整片臀肉上。




    æ´›å†°æ²³æ€’火中烧,第一掌下去不知轻重,直到那孩子的一声惨叫才让他理智回笼。只见那雪白的臀瓣上浮现出一个猩红的巴掌印,他这才发觉自己刚才用了多大的力气。




    å°æ¸…秋先是毫无防备地尖叫一声,但随后便立刻咬紧了嘴唇,发出了受伤的小动物一般委屈的呜咽,肩膀一抖一抖的。




    æ´›å†°æ²³è§‰å¾—不对,扶着沈清秋的肩膀,将他抱到腿上,发现那孩子竟然双眼通红,泪水就在眼眶里打转。他顿时心疼得不得了,气也全消了,轻轻揉着那片通红的掌印,柔下声来哄道:“这么疼吗?”




    å°æ¸…秋抿着嘴,摇了摇头,然而一没忍住,眼泪就跟断了线似的珠子一般往下掉。




    â€œä½ ä»Žæ²¡æ‰“过我……”那小孩小声抽泣着,也顾不上屁股疼,一边掉眼泪一边往他怀里钻,“哥哥,我错了……我不想让你生气的……”他搂着洛冰河的脖子不撒手,恨不得黏在他身上似的,说着说着就嚎啕大哭起来,一边哭一边打嗝道,“我…呜我会乖的,你别不要我……”




    å¹³æ—¥é‡Œå¨‡çºµçš„孩子,如今却因害怕被抛弃而哭得伤心欲绝,紧紧抱在他身上,仿佛这样对方就没法把他扔掉一样。




    æ´›å†°æ²³æ²‰é»˜åŠæ™Œï¼ŒéšåŽæ”¶ç´§åŒè‡‚,将他只有十岁的小师尊紧紧搂在怀里。他将鼻尖埋入对方细软的发丝,嗅着那来自夜市上那带着烟火气息的冷香,喃喃道:“你是我的命啊,我怎么会不要你呢?”












tbc.



文风挑战xd不更文不务正业的垃圾写手离思√

又做了张问卷w空白的在p2
允许我不要脸占个tag

填个问卷ww应该没人看

最近圈子有点乱,撕逼,抄袭……刚刚睡醒看到喜欢的太太被挂抄袭,然后她确实是把所有文都删了,希望以后她能自己写文吧。
借鉴可以,可是过度借鉴就是抄袭了

【追凌】你就是仗着我喜欢你!

*端午节小甜饼
*就喜欢小朋友们打打闹闹的恋爱日常♡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金凌很讨厌蓝思追爱管他的事。

金凌不吃早餐,蓝思追劝道:“金凌,不吃早餐会胃疼,吃点吧。”金凌跑完步就在电风扇前吹风,蓝思追说道:“金凌,运动完别对着吹风,会感冒。”金凌骂人,蓝思追:“金凌,不可骂人,他骂你你就当狗叫好了。”终于有一天,金凌忍无可忍了,大声对蓝思追斥道:“蓝思追!你以为你是谁?!我爸还是我舅舅?你凭什么管我那么多!”金凌说完,看着蓝思追愣住的表情,内心微微动摇,但还是转身跑走了。蓝思追垂下眼帘,是吗……他讨厌我管他啊……

蓝思追真的没有再管过金凌,不管是不吃早餐,流汗对着电风扇吹风还是什么的,都不再管了。金凌一下子没了蓝思追的唠叨,突然很不习惯,然后坏习惯也没改过来,于是就很光荣的感冒了。江澄斥骂道:“高中的人了还那么不注意身体?你是三岁的小孩吗?!”看着金凌脸上熟红一片,还是软下心来,去打了盆凉水给他擦拭脸颊降温,又骂到:“下次你再生病就等自生自灭吧。”金凌烧得迷糊间听到这句话,却是一点都不害怕,因为自家舅舅是个口是心非的人,每次说要打他也只是吓唬一下他,久而久之也不怕了,江澄从来没真的打过他。门铃忽然响起,江澄放下毛巾离去,开门。金凌多多少少听到了江澄好像和那人在谈话,然后又听见了门关闭的声音。耳边传来脚步声,然后在身旁停下,金凌以为是江澄,哑着声音道:“舅舅……我想喝水……”那人二话不说又走了出去,回来时拿着一杯水,扶着金凌坐起,喂他水喝。喝完后金凌视线总算没那么模糊了,定睛一看,这喂他喝水的哪是江澄明明就是蓝思追!就说怎么感觉有点奇怪江澄怎么可能这么温柔。

前不久才对蓝思追说了狠话,金凌有些不自在:“你……你怎么来了?”蓝思追回道:“听说你生病了,来看看你。”金凌突然不说话了,气氛尴尬了几分钟,金凌小声道:“对不起。”“为什么说对不起?”“前几天对你态度不好。”蓝思追笑了笑:“我没怪过你啊,你不讨厌我我就很开心了。”金凌觉得这人真是傻得可爱。

金凌病好回校后,听到了几个女生在那谈话:“诶诶,你们不觉得隔壁班那个蓝……蓝什么和我们班花很亲密吗最近?”“是蓝思追,不过好像是有点亲密。”“他们是不是在一起了?”“在一起也挺好,郎才女貌。”“是啊是啊,我们班花可以一堆追求者的,我见过表白的,都没有蓝思追好看。”“听说我们班花还去了蓝思追家里嘿嘿……”金凌不知为什么听了心里有股无名火,然后转身离去不想再听蓝思追和某班班花亲密的话题。

金凌心里一股火无处消,好你个蓝思追,还去别的女生家里了?真有本事了。

刚想着蓝思追,这正好,蓝思追就在不远处和那个班花在一起说说笑笑,一时冲动走了过去。金凌嗤笑道:“这不是蓝思追同学吗?你旁边的这位同学真漂亮。”蓝思追道:“金同学,你还是别管那么多了,你先回教室,等会我有事和你说。”金凌听到“别管那么多”气就上来了,道:“我管那么多?你之前不是很爱管我吗?现在又说我管那么多?!你以为我不敢打你啊?!我看你就是仗着我喜欢你!”金凌说完,眼眶红了,眼泪也掉了下来,感觉有点委屈。蓝思追愣了下,然后示意那女孩离开,她给了蓝思追一个鼓励的眼神,然后离开了。

蓝思追上前抱住了金凌,拍了拍他的背:“好了好了,阿凌不哭。”金凌嘟嚷道:“我又不是小孩子……”蓝思追放开了金凌,抬手抹去眼泪,打开金凌没注意到的袋子,拿出了一个粽子给金凌,道:“我去她家是为了学包粽子,我想自己做给阿凌吃……”粽子挺小的,包的很好看,金凌有些惊喜,接过了粽子,蓝思追又道:“阿凌,端午节安康。还有……”“我喜欢你。”金凌似乎没反应过来,过了会,绯色从耳根蔓延到脸上,有点说不出话。蓝思追再次抱住了金凌,轻笑:“阿凌是不是吃醋了刚才?”“我才没有!”“跟阿凌说实话,我们蓝家人不爱管别人的事,一般只管喜欢的人。”“所以阿凌,我好早就喜欢你了。”金凌把整张脸埋入蓝思追怀里,小声道:“真是傻子,喜欢我又不早说……”蓝思追抬起金凌的脸,然后吻住了他。

端午节安康,你可比粽子好吃多了。